吃喝玩乐小说

第零零一章天外飞仙

分类:奇幻小说 人气:52173 更新时间:2022-09-26
“ 千古王朝一夜平,天外飞仙灭皇城。世外草原解封印,琴舞双绝赴玄冥。”题第一卷,逸梦千秋。大古王朝!纵玄冥界痴傻呆愚之人,也是知之甚详。神威四狱!纵修行界耳聋目盲之人,亦是胆战心惊。大古王朝,自第一代皇帝殇崛起,以绝艳之姿统一玄冥界东部以后,延续了六千余年。玄冥历6543年,王朝因内乱而分裂,七国相继独立称王。八雄争霸使玄冥界陷入长期的战乱与纷争。玄冥历7543年,皇帝永修行突破八阶,强势出击征战天下。大古王朝的铁血战骑踏遍了玄冥界的七国疆土,占据除了西域玄国之外的所有玄冥界的肥沃土地。皇帝永的谋略和勇武举世无双,其威名盖过以往所有帝王,名扬四海响彻九霄。神威四狱,乃是万年之前神魔大战之时,上界高人封印玄冥界各方首领的地方。以警示尊卑有序不可逾越。万年来封印不灭隐秘不显,无人能够进入也无人能够出来。传言封印破则天地必乱,天地乱则万物不再轮回。玄冥历7549年六月初六千古强国大古王朝皇城内血气冲天,发生了史上最大屠杀。哀嚎声震动四方,天地变色虚空颤抖。数十位修行者自天外飞来,各展法术屠戮了皇城,将守城军用烈火活活烧死,而后在皇城内大开杀戒。满地鲜血和尸体在狂暴的烈火中消散,整个皇城一夜之间一片瓦砾。此时西域番国,大玄王朝皇帝耶律寒成却率领数万铁骑,突然出现在大古王朝皇城之外数十里处,气势汹汹欲要入城为主。皇帝永靠着高强的修行,才得以带着年龄最小、修行天赋最高的孙子青玉,从皇城的混乱之中突破封锁。落荒出城,踉跄奔逃。皇帝被天外飞仙的法术击中,虽用罕见的灵药抵抗却也一身裂痕,八阶高手依旧性命难保。绕过玄国大军,穿过莽苍的晨曦之后,皇帝的战马已经疲惫不堪。他战甲破碎、剑刃卷曲、血污满身,气息不断减弱。而皇帝背后坐着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孩子,在惊天血案面前,这孩子竟然一直在沉默,表情坚毅。观其表象即知,此子绝非一般孩童可比。“天外飞仙,你们为何要屠戮我大古皇城?耶律寒成你好生卑鄙......”永一边策马狂奔,一边猜测发生这场灾难的原因:“玄国背后的宗门出杀手要灭我大古,指示天外飞仙屠城之后?又用法术挪移玄国大军入我河山,趁机占我皇城。天外飞仙?好一个天外飞仙!好一个大宗门的修行者!呵呵...你们好生威武,屠戮数万凡人恬不知耻......”坐下战马已经血汗奔流,但是皇帝的宝剑一刻也不停,一下一下的击打着战马臀部。战马目露疲惫却也拼命前奔,只是速度越来越慢。马匹的皮毛已经裂开皮肉外翻,十二个时辰的飞速狂奔,即便这马匹是灵兽也承受不了。一匹绝难遇到和收服的宝兽良驹,为了让主人多一分希望而舍命相助。终于,在极东之地的山脚,战马灵兽轰然倒地而亡。“老兄,安息吧!”皇帝身上的裂痕越来越大,强大如他八阶之力,依旧不能阻挡这裂痕蔓延。“来世你我还做一对伙伴!”皇帝捂上了战马的眼睛。透过那双漆黑的眼睛永似乎看到了当年,也看到了让他痛心的结局。“皇爷爷!”青玉在皇帝身后,眉头紧皱露出担心:“您坐下我给您疗伤。”皇帝转过头对身后的孩子笑了笑,心中万分欣慰之余又有着巨大的不安:“玉儿好样的,四阶实力举世罕见。”四阶实力在修行界来说并不是多么值得炫耀,但是如果对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是一种绝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展青玉确实达到了这个级别。修行分为三种境界,每一境界又分三阶。故九阶实力是修行的巅峰,突破九阶即可圆满飞升。三境界为:纳灵境界,天地境界,生死境界。纳灵境包含:聚灵,通脉,三才并立三阶。天地境包含:隐匿,彰显,五行纵横三阶。生死境包含:奥义,精通,九极归真三阶。三境界中,每一阶层的能力提升都会不断的增加难度。境界越高,每要突破一步难度越大,但是突破之后实力的增加也越发明显。许多人修行者,十年二十年都不能领悟一丝奥妙,徘徊在纳灵境的牢笼之内,但是劲儿却以十五岁之龄登上了天地境的门槛。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是这孩子的招牌,皇帝喜欢他不只是因为他的眼睛,还有他的悟性和才华。此子生下便双目放彩,而太子妃不久便撒手人寰。加之机警灵活聪慧非凡,许多大人都无法解释的事情他却能娓娓道来,皇帝对这孩子更是另眼相看。展青玉两岁识字三岁开始修行,十岁便可以双臂拉开百担强弓。十五岁又突破纳灵境界三阶,到达天地境界第一层,即是四阶境地。这是玄冥界历史上第一个少年天地境修行者,且又是皇室明珠。故,劲儿突破当月,皇帝大赦天下犒赏群臣。宴席规模之浩大,场面之热闹举世罕见。皇帝永秉承历代先皇遗志,一直都想统一玄冥界。大古王朝经常与西域大玄国相互征伐,但是西域强国地势偏远且又阴狠刁钻,故统一六国之后仍旧不能彻底消灭番邦,统一天下。永深为遗憾。但是,自从这个孙儿出生之后,皇帝永看到了希望,统一的梦想似乎近在眼前。这孩子比当年的永胜过太多,十岁的时候便可以单挑三个军部的伍长,潜力逆天不可方物。展青玉不仅是衣食住行与父亲太子一致,而且还师承当今军中最厉害的将军,甚至于经常被皇爷留宿在蟠龙殿。故此,皇城覆灭之际,永抛却了一切,只带着劲儿一人奔逃。这孩子是永的希望,也是大古王朝的未来。国破不可怕,后继无人那才叫悲哀。展青玉显现出来的才智,复国一事卷土重来几乎水到渠成。“玉儿......”皇帝苦涩的说道:“你救不了我的...这伤谁也救不了......”

精彩评论(527)

  • 迷路的鱼
    “景墨!汝母令人欺矣,汝不见我之乎?”蓝澜声变兑数,
    10分钟前 407
  • 林子怡然
    “得乎!”李欣欣笑矣。
    7小时前 705
  • 一难
    “哇,君看……好嫩者。”林冲色眯眯之目阮冰月顾。
    7小时前 81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