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玩乐小说

001,十年扑街无人问

分类:奇幻小说 人气:87912 更新时间:2022-01-18
怔怔看着作者后台的订阅数据,楚天行脸上满是苦涩。新书上架已经二十四小时,单章最高订阅,定格在“77”这个数字上,整整一个小时没有过任何变化。上架爆更二十章,总订阅也是非常凑巧的“777”,算起来均订只约等于39。又盯着两个数字看了好久,楚天行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自嘲一笑:“虽然数据惨淡了点,但至少不是订阅零……”端起搁在电脑桌上的饭碗,扒了一口已经凉透的鱼子酱拌饭,只觉往日还可入口的大白鲟鱼子酱,此时吃在嘴里,却是粒粒苦涩。真的不是订阅零吗?除了扑街群里友情订阅那些作者朋友,77个高订中,究竟有没有一个真正的读者?放下那已无滋无味的鱼子酱拌饭,从桌子底下抽出一瓶麦卡伦威士忌【真酒】,拔掉瓶塞,一口气将剩下的小半瓶酒吨个精光,楚天行长出一口气,抹了抹嘴,喃喃自语:“十年扑街啊……我果然没有才能么?十年啦,梦想什么的,也该放下啦……是时候回家了。”放下酒瓶,摸出手机,犹豫了一阵,拨出了老爸的电话号码。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来老爸低沉而略显疲惫的声音:“天行,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爸。”楚天行嘴唇嚅嗫两下,涩声道:“我……又失败了。”“哦。”老爸叹息一声:“你写小说,已经十年了吧?连败十年……或许,已经证明了什么?”“嗯。我知道。我已经醒悟了。我确实……”楚天行抿了抿嘴,带着些不甘心,又掺着些许释然,说出了后面的话:“不是做这行的料。”老爸:“想通了?”楚天行:“想通了。我已经耗费了十年,做自己喜欢的事,以后不会再任性了。”“好,那你回来吧。”老爸的声音还是低沉而疲惫,但又带着几许欣然:“先回家歇上一阵,如果想自己创业,我先给你十个亿练手。如果只是想上班,就来集团总部,先从我的秘书做起,最近工作很忙,我也经常加班到半夜,你回来,刚好可以帮我处理一些琐事……对了,我马上派人申请飞行,派咱家的飞机去接你。”任性十年,老爸还是这么爱我!楚天行鼻子一酸,声音带上了些哽咽:“自家飞机就算了,太高调了,我还是自己坐飞机回来吧。帮我订个头等舱就可以了……”又和老爸聊了一阵,楚天行放下电话,最后看了一眼作者后台,毅然关上电脑,洗漱睡觉。……恍惚之间,忽有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楚天行迷迷糊糊地抹了一把脸,心里嘀咕:“我记得睡前拉上了窗帘的,怎么会有阳光照进来?”想要翻个身继续睡,没想到这一翻身,居然身下一空,噗嗵一声落到了地上。楚天行一个激灵,翻身坐起,睁眼环顾,这才愕然惊觉,自己居然不是在租住的一百二十平米小公寓里,而是在……公园?身下是柔软的草地,旁边是一条长椅,方才他就睡在那长椅上。“怎么回事?”楚天行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茎泥尘,茫然四顾:“我不是在睡觉么?怎么莫明其妙到了这地方?是梦么?可如果是做梦的话,这梦境未免也太逼真了吧?”正不明所以时,一阵奇异的金属铮鸣声,隐隐传入耳中。楚天行略一犹豫,踏上草坪前的林荫小道,循声走了过去。前行数十步,视野豁然开朗。一泊小湖,呈于眼前。湖面飘着几只天鹅船,隐隐有少年男女青稚的欢笑声,从那几只天鹅船上传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穿着练功服,手握一口双手剑,正在湖畔的小树林边舞剑。老太太步伐稳健,姿势优雅,行云流水,看上去似舞蹈。可当长剑由慢至快地刺出时,总有苍劲的金属铮鸣声,自那长长的双手剑上传来。楚天行怔怔地看着那舞剑的老太太,感觉很不真实:“剑鸣?双手硬剑刺出剑鸣?声音还能传出那么远,在几十步外的林中草地上都能听到?这……这是梦吧?”正难以置信时,一个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男声入耳:“喂,你们几个太不讲义气了,怎么不等我来,就把船开走啦?”楚天行循声望去,就见一个约摸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湖边冲着湖面上的一只天鹅船叫唤。听他叫唤,天鹅船上探出一张明媚的少女脸蛋,笑嘻嘻冲少年招了招手:“谁叫你迟到的?自己过来吧!”楚天行本以为少女是叫那少年游过去,以为这只是小伙伴之间的玩笑。可万万没有想到,那少年听了少女的话,竟是弯腰脱下鞋袜,卷起裤管,然后手拎着鞋子,赤脚踏入了湖中。然后楚天行就看着那少年踏水而行,脚掌与水面接触之时,爆起团团白莲般的水花,就这么步步生莲地走过数十米水面,去到了天鹅船上。楚天行看得分明,少年踏水而行时,双脚入水最深时,也只没至脚踝。“……”楚天行茫然地眨了眨眼:“湖水只有脚踝深?不可能啊……飘着好几只船呢……”他看看那仍在湖畔树林边悠然舞剑的老太太,再看看少年少女们所在的,那传来阵阵欢声笑语的天鹅船,一时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方。“我这绝对是在做梦。”他自言自语着,刚想掐自己一把,就听身上响起了电话铃声。从裤兜里摸出一只朴素而陈旧的手机,意外地发现,这居然还是按键手机,屏幕虽是彩屏,却小得可怜,只占机身一半。“这是十几年前的老机型吧?”诧异地看了看手机,再看看来电显示上的“猪猪”二字,楚天行心中一动,按下接听键,就听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楚天行你在哪儿呢?说好了陪我去报名参加武道大会的,你怎么不在家等我?”听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楚天行迟疑一阵:“你是……秦玲?”“哈?”电话里那清脆又元气满满的女声,陡然提高八度,带着一股愤然之意喝道:“楚天行你什么意思?居然用疑问句?你手机上难道没有存我的电话?就算没有存我的电话,你难道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楚天行嘴角微微抽搐一下。不错,就是这个气势。这个女孩,就是和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同班的秦玲了。因为比他小半岁,生肖是猪,小学时脸蛋一直有着粉嘟嘟的婴儿肥,所以楚天行一直叫她“猪猪”。但……自从考上了不同的大学,秦玲有一次特意从她学校所在的城市飞过来找他,与他说了些话之后,两人就几乎没再联系了。今天什么情况?多年未有联系的秦玲,怎么突然打来电话了?声音听起来,怎么还跟高中时代一样,清脆、元气,又极具气势?还有,“报名参加武道大会”又是个什么情况?果然是个光怪陆离的梦境吧?无数的疑惑,令楚天行迟迟没有回话。可电话里的秦玲不但没有生气,“喂喂”了两声后,声音反而变得柔和起来:“天行,你没事吧?不会还在因为高考的事郁闷吧?可你不是说过吗?这次高考,只是生病了发挥不好,所以才考砸了,你不是已经决定,复读一年,再搏一次吗?当时你下决心时,可是很有气势的。不会到现在,又为已经过去的事情郁闷吧?”高考?还考砸?怎么可能?楚天行虽然自诩除帅之外才能平平,高中时也远远称不上学神、学霸,可当年高考好歹也是考上了重点大学的。倒是本来有着重点实力的秦玲,因为发挥不佳,只勉强过了一本线,又不想复读,报了一所普通的一本院校。怎么在这里就反过来了?成了我楚天行高考考砸?所以果然是个梦吧?“天行你说话呀!你现在究竟在哪儿呢?”见楚天行还是没有回话,秦玲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小慌。楚天行沉吟一阵,终于开腔:“我在一个公园里。”秦玲赶紧追问:“哪个公园?”“不知道。”楚天行看着四周,翻遍记忆,也没有找到自己记忆之中,家乡城市的哪个公园里,有类似的小湖,“这里有个小湖,湖上有些天鹅船。”秦玲当即说道:“我知道你在哪儿,别乱走,等我过来。”挂断电话,楚天行想了想,打开手机摄像头,选择自拍模式对准自己。看着屏幕中那个白净英俊的少年,楚天行眉头一挑:“果然是高中时的模样……话说,我不会是重生了吧?”虽然极度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可梦境哪会如此清醒?可如果不是做梦……那一剑刺出剑鸣的老太太,那踏水而行、水不过踝的少年,还有秦玲说的什么“高考考砸、武道大会”,又是怎么回事?轻轻掐了自己一把,痛感十分清晰。俯身掐断一根小草,轻轻一嗅,亦有鲜明的青草芬芳入鼻。走到湖边蹲下,将手探入湖水,那感觉也真实不虚。再拿出手机,看一眼手机上的日期,确实是当年高考后的日期。“所以,并不是做梦,而是重生?我回到了……高中时代?”楚天行怔怔站在湖边,思绪一片紊乱。不知过了多久,湖对岸忽然传来秦玲的惊呼:“楚天行,你不要想不开呀!”楚天行愕然抬着,望向对岸,就见一个穿着牛仔短裤、短袖T恤,肌肤晶莹白皙的大长腿短发美少女,一边一脸紧张地死死盯着自己,一边大步踏入湖中,脚踩着水面,飞一般冲了过来。这美少女比刚才那踏水而行的少年还离谱,在湖面上飞奔之时,脚掌都没有没入水中,看上去鞋子都没有打湿。很明显,她正是秦玲。【新书开张,求收藏、推荐!】

精彩评论(888)

  • 浊风蚀月
    凌渡宇心一凉,速行。
    2022-01-18 293
  • 墓涂
    本觉长平学院诸人高寒,以身力强,故视不逮。
    2022-01-18 472
  • 叶上木木
    纪北城看手瀹茗之动,忖了忖,“知伯索余言矣何始乎?”
    2022-01-18 347
  • 枳枫
    以今之,宜可也。
    2022-01-18 802
  • 冠军猴
    其于此事,李桂川乃许之,小三幼聪,又是铮铮铁骨,虽是谓皇,亦毫不畏。
    2022-01-18 643
  • 最终永恒
    尚顺嘴觅了个托:“我先救我的侧夫人!汝,汝自在此待!”
    2022-01-18 280
  • 歪倒
    “杀其人,取奇楠沉香,我可给你钱!不然,汝之命者,今当留此!”
    2022-01-18 268
  • 风起闲云
    田彭破等实欲出多识识,斟酌多国,更多种类,众异之理。
    2022-01-18 810
  • 一只小虫子
    反做了数玫瑰露之凌娟谓之至意者一载于细颈瓶,
    2022-01-18 4
  • 辅国大将军
    等犹入皇庭别墅,竟止于68号别院口,苏婠婠整人都有惊至,“董事长,
    2022-01-18 820
  • 三湘烟雨
    谓高生,度必有人信。
    2022-01-18 1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