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玩乐小说

第二章还是尽快逃吧

分类:奇幻小说 人气:86031 更新时间:2022-01-18
夏竹回到家,换下身上穿着的男士西装,洗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澡,可是那种屈辱感却怎么也洗不掉,她不再纯洁了。浑身都痛的厉害,很想忘记的那些记忆却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回放,让她更加心神不宁。明明在家里睡觉,怎么醒来就在那种地方了?宛如一场噩梦,夏竹百思不得其解。“您放心,那个死丫头要是敢回家,我肯定将她绑起来给您送过去。”夏竹听见声音,是她的继父回来了,连忙抱着那套男士西装躲进了衣柜。“我既然用我的女儿抵债,怎么可能将她藏起来?今天晚上之前,我亲自将她送到秦老板的床上还不行吗?”夏明远说。夏竹将身体抱成一团,打了一个寒战,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她是被继父给卖了。这些年,继父一直对她不好,现在母亲住院了,他竟然将自己当成了他还赌债的筹码!夏明远骂骂咧咧的打开夏竹的房间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便出去了。确定夏明远已经走了,夏竹才从衣柜里出来,拿起背包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和两件衣服,也急匆匆的出了门。今天学校没有课,她之前答应过母亲去医院看她的,如果不去,她一定会为自己担心。下了公交车,买了点水果,夏竹直奔医院,刚到医院门口,手臂突然被人抓住了,抬头一看,夏明远竟然专门到这里堵她!“跟我走。”夏明远用力拉扯着夏竹,将她往一辆车上拖。“放开我,”夏竹拼命的挣扎,“那是你欠下的赌债,我凭什么给你还?”夏明远没想到夏竹已经知道了,不过他只是片刻的局促之后,便理直气壮的瞪起了眼睛!“小杂种,这么多年我白养你吗?你妈妈现在还在医院里,花的都是老子的钱,欠下的债你不还谁还?”“我妈妈的钱都被你拿去赌了,她住院你都没来看过她,怎么可能拿钱?”夏竹眼里闪动着泪光,倔强的说。“嗬,你妈妈是什么货色?十九岁就未婚先孕有了你,若不是我,你们母女俩早就已经死了,还敢在我面前趾高气扬,我看你真是活腻味了吧?”夏明远瞪眼。夏竹气得脸通红,周围已经有很多人看向了他们这边,强烈的自尊心受到了重创,却又无可奈何。他们这边拉拉扯扯,另外一边的门诊部大楼里走出来两个熟悉的身影,白胤庭的手里还拿着爷爷的体检报告。“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林颢念叨。白胤庭无意间瞥了一眼,停下了脚步,蹙眉,问身边的林颢:“那个女人是夏竹吗?”“夏竹?”林颢反应过来,撇嘴,“老大,您可是亲自睡的,问我不合适吧。”白胤庭被噎到了,他现在看到的夏竹和昨晚看到的夏竹,区别很大,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更舒服。林颢已经调查过了,这个女人的继父为了还赌债,所以将她给拍卖了,至于她为什么会进入了白胤庭的房间,林颢解释为——缘分。“你这么做是犯法的,我可以告你!”夏竹扬着头,没有屈服的意思。“老子就是王法!”夏明远也是红了眼,扬起手就要打下去,结果他的手腕却被另外一只大手死死的钳住了。“哎哟……”夏明远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要断了,痛的脸都扭曲了。夏竹本来以为自己又要挨打了,结果看见有人救了自己,再仔细一看,不由一愣,竟然是昨晚那个男人。“你是什么人啊?少管我们父女俩的闲事。”夏明远的声音越说越小,面前的这位大爷气势太强大了,眼神冰冷的如同死神一般。白胤庭松开他的手腕,从林颢的手里接过一张湿巾擦了擦手,然后抱上了夏竹的肩膀,“她是我的女人。”夏竹怔住了,她怎么就是他的女人了?就因为昨晚发生了那种事?白胤庭不容任何人质疑,直接抱着夏竹的肩膀就走向了他们的车,夏明远反应过来要追,却被林颢拦住了,“老伯,咱俩谈谈。”回到车上,夏竹紧张的盯着白胤庭的侧脸,他其实很帅,只是面无表情,更像一只没有感情的嗜血恶魔。“我的手机呢?”白胤庭不想废话。“手机?”夏竹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手机?她真的无法单独面对白胤庭,那种窒息感,让她无法呼吸,只想逃离这里。白胤庭突然靠近了夏竹的脸,冷峻的气息让夏竹缩成一团,吓得闭起了眼睛。“你……”白胤庭刚要说话,手机响了,他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是爷爷打过来的,不得不接。“胤庭啊,听说你昨晚和一个女孩子共处一室了?”白老爷子语气里竟然十分兴奋。也难怪,现在外界对白胤庭的传言已经是越来越离谱了,甚至怀疑他根本不喜欢女人,有这样的消息,老爷子自然高兴。“爷爷,这是误会。”白胤庭有预感,自己又要被逼婚。“胤庭,你可要对人家负责任啊,我还等着抱重孙子呢!”白老爷子也是直接。白胤庭无语,这么多年了,他果然还是逃不过这一劫。“你要是觉得她不行,那明天开始我给你安排相亲,总会有你喜欢的吧?”白老爷子又开始唐僧式碎碎念,“我也是要奔八十岁的人了,你父母都死的早,我也不能陪着你一辈子,这看不见你成家,我死不瞑目,也没脸见你的父母啊,我这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咳咳咳……”“爷爷,”白胤庭连忙叫停,“我这次可是亲自来拿您老人家的体检报告,您的身体可是比我都好。”“我不管,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索性咱们就一步到位,明天你就将工作都给停了,直到给我找到孙媳妇为止,不然就别想回公司。”白老爷子也是拿出了杀手锏。白胤庭愣,“爷爷,现在公司可是关键时期,如果我不在,第一的位子很有可能被天豪集团给超越的?”“那又怎么样,我要孙媳妇,我要重孙子,其他的都不重要!”白老爷子底气十足。白胤庭为难了,老爷子也是说到做到的个性,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他看向身边的夏竹,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女人回家,是别人,倒不如是她。当然,这和爱无关,白胤庭脑子里经历了一场风暴,计算着利弊,似乎已经有了决定。而夏竹在一边也是听的一清二楚,白胤庭的爷爷急着抱重孙子,和她有毛线关系,这是非之地,还是尽快逃吧!

精彩评论(869)

  • 柳三岁
    我每月寄回一两、又往给之十年钱亦入矣今之帐。凡六十二两,
    2022-01-18 792
  • 每天吃烤鸭
    苏婠婠览急则删矣,直竦目兮!
    2022-01-18 404
  • 十年1
    “……”小陌奈之曰,“阿爹,君行不可三深所钟热也。何能变来变去之??”
    2022-01-18 776
  • 无能的王
    郁骁笑之声,“犹干爹最知我。”
    2022-01-18 85
  • 龙飞九天XL
    顾初雪颔:曰:“也,有此志也,正双休矣!然而,他不让我去!”
    2022-01-18 712
  • 爱赖床
    不意言恒澈一不参赛者皆将法与治之之明,亦不知为之为乔安。
    2022-01-18 800
  • 抉望
    。叟乃俯拾毒针,纳一个针筒中。李文秀始知,原来之
    2022-01-18 733
  • 心在飞扬
    死灵之主咆哮着,犹对魔祖!
    2022-01-18 541
  • 圣堂幽
    与俞莲舟等齐上武当山去。少室、武当山去不远,不数日即至山。
    2022-01-18 158
  • 兰小q吖
    “乃吾已定矣,此事是你也。”赵顾深曰。
    2022-01-18 34
  • 花小颜
    吾亦虑落落而成恶习而已。若使汝误矣,吾与子言负。尔勿怪我,
    2022-01-18 401
  • 黛锦风歌
    朱道叹息,其地之知,其至数次,或有邪乎,谓天无大妨,谓长者,风甚大,
    2022-01-18 891
  • 笑匠
    阿碧盈。,言曰:“但公子勿畏恶,自当献丑,以娱嘉宾。”乃至屏后,
    2022-01-18 10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