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玩乐小说

第2章剑虺

分类:奇幻小说 人气:54054 更新时间:2021-12-05
莫弈月回来之时雨下得正大,他担心慕云澄挨饿,便早早回来,又让翁信着人备了好些酒食送来,哪知道一进门,屋内却是不见一人,连唯一的小圆桌也消失不见了。莫弈月看罢心中叹了口气,料定是慕云澄气自己怠慢了他,冒雨赌气走了。可这山间路滑,他顶个桌子如何下山?想到这莫弈月赶紧派人去寻慕云澄,出去几拨也没寻到踪影。待雨小了些,莫弈月自己下山来找,直寻到山下,也没看见慕云澄踪影。他安慰自己,怕是慕云澄下山走了,但愿没有出什么事情。可当莫弈月在一处山涧中发现了自己屋中的圆桌,早已摔得支离破碎时,他的面色变得尤为沉重了起来。他抬头看去,那上面正对着盘山小径,定是自上面落下来的。方才雨下得这般急,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但在圆桌周围,莫弈月又没找到有关慕云澄的踪迹。他便猜测慕云澄许是没能下得山去,还在这远廷山中。但此时天色已晚,且雨还在下着,山中各处都不好找寻,莫弈月便让众人先休息,自己则提上了盏灯笼继续寻找慕云澄。他大致测算了一下圆桌下落的方位,以及下落的高度,来着重寻找这几处山路。可是远廷山中山路盘根错节,每一条小径通往的路又数不胜数,寻人最主要还是靠运气。对于慕云澄的失踪,莫弈月深感愧疚。慕云澄本是出逃来投自己的,如今若是在这出了意外,自己难辞其咎,也无颜去见慕伯父一家人了。正懊悔间,莫弈月来到一处山洞前,这山洞宽高各两丈,深不见底,洞口散落无数碎石,更有两块巨石分卧两侧,显是原本用来封堵洞口所用,却不知是何原因被从中劈开了。莫弈月见此大惊失色,这山洞虽无名字,但其中封印一物,名唤剑虺。虺者,古蛇也。然此物酷似巨蟒,但其本质却是一柄灵剑。乃自己师伯山韬所铸之剑,剑身俱是寒铁打造,型同锁链却削金断玉。然天下间名剑具有独到之处,有魂有灵。此剑名为虺,更是灵性异常,专食名剑,乃是大荒名剑中数一数二的霸道之剑。师伯山韬与自己恩师江庭一脉同宗,他死后将此剑留在远廷山,但虺痛失其主,开始变得暴躁非常。起初山间走兽变得愈发稀少,而后有居民离奇失踪,江庭感此剑邪魔,遂将其封印在远庭山中。为了不使外人接近,命人用巨石封住洞口,以免受其侵害。今日这洞口巨石不知因何破开,而慕云澄消失山中是否与此有关。莫弈月不敢多想,忙进入山洞之中查看慕云澄是否来过此间。洞内漆黑一片,腐臭之味扑鼻而来,那虺此刻不仅食剑,更食血肉,这洞中蛇鼠定是不能幸免于难。莫弈月提灯照视四周,仔仔细细寻找慕云澄的踪迹,果见洞口数处有脚印湿痕,更有缠斗迹象。莫弈月心中一阵寒意,定是那虺逃了出来。莫弈月来不及多想,急忙向深处走去,这洞内十分开阔,且有一条条狭长山洞延伸出去,绝不像是起初开凿的。更像是后来钻挖的。莫弈月将灯笼放低,观看地面上拖动的痕迹,果然地上的痕迹直指其中一条山洞。“哗啷啷……”再往里走些,有细微铁链的声响在山洞中回蹿。莫弈月将灯笼刻意提高了些,眼前豁然明亮了起来,突然,他注意到自己面前的石壁上吊着一个人!正是慕云澄!只见他双手俱被铁链捆绑住,悬在石壁上,不知生死。“云澄!”见慕云澄被吊在此间,莫弈月这才明白,这剑虺竟修炼得如此精明,用慕云澄来诱自己,它则守株待兔,吃食来人。想到此处,莫弈月又惊又怒,早已蓄力的指尖一道剑气分出,劲射那吊住慕云澄的铁链。“当啷!”那铁链仅发出一阵清脆响声,可见其质地何等坚硬。莫弈月又待蓄力一击,忽感身后一阵寒意袭来。有邪风卷起洞中尘屑,迷了莫弈月双眼。他还未来得及擦拭,手中灯笼便被打落在地,颤抖着熄灭了。“不好,凭我一人之力如何能降服此物?”莫弈月此时虽能勉强睁开眼睛,但周围一片漆黑,仍只能靠感应来辨别虺所在的方位。忽地,莫弈月耳畔一阵劲风呼啸,莫弈月知是那剑虺袭来,忙飞身退后,只听有巨物砸在自己刚刚所在位置,发出沉闷巨响。莫弈月指尖剑气飞舞,朝方才所在方位激射出去。一道道蓝色弧光,如流星赶月撞向那物,却只有叮叮当当数阵声响,全然不能对其造成伤害。莫弈月乃是当朝天师莫天星的弟弟,身兼符箓、剑术、星象、易理等数种绝学。加之其性情温和,仪表不俗,少年时便颇受很多江湖前辈的垂青,是这大荒年轻一代中的翘楚。所以每当慕云澄放懒时,家人总要拿莫弈月来说事,希望能对其有所激励。而莫弈月的剑术尤是一绝。以气御剑乃是大荒中少有几人能做到的,而莫家便以此闻名。以气御剑,使得剑术不拘于形,而注重于意。虽威力不及御器的剑术,但就招式的变化上,绝对盖压大荒。此刻,剑虺寒铁所铸的身躯刀枪不入,非盛名之剑不能伤它。而自己的剑气更是不能伤它分毫,此时慕云澄被吊在半空仍不知是死是活,若不能制服此物,恐怕自己二人都难逃一劫。正思索间,那剑虺又横扫一记来袭,莫弈月拼力躲开,双手掐定真诀,悬在半空之中,其周围显现出三柄长剑,一柄寒气凛冽,拖曳着蓝芒尾光绕着莫弈月飞舞;一柄火光炙热,与寒冰之剑交织一处,互有依存;一柄雷芒闪烁,悬在莫弈月身后,发散着刺眼电光将山洞照亮。那剑虺被强光刺痛,巨尾扫动呼啸而来,莫弈月透过强光,清楚看见一条巨大链条状的东西,张着十倍于火钳一般的嘴,朝自己咬来。“邪怯!”莫弈月合掌喝道,三剑携风雷之音凌空刺向剑虺。火剑于半空中衍化出无数炙热剑芒,三五成束朝剑虺激射。雷剑横向飞出,以肉眼可见速度离心飞甩而出,与那剑虺来回交击,发出无数叮当之声。而冰剑则暴涨数丈,以至于其上符文小篆都变得清晰可见,那冰剑此刻犹如一块巨冰雕琢而成,又以冰山倾倒之势飞出,直插进剑虺那巨口之中,唯见其庞大的身形仅颤动了片刻,便将冰剑吞进腹内。莫弈月指诀忽变,随即冰剑在剑虺口中爆裂开来,刺骨寒气透体而出,冰晶雪花在剑虺身上凝结开来,只一瞬便将整个剑虺冰封在了地上。莫弈月见状暗中松了口气,却也不敢耽搁,急忙来看慕云澄状况。哪知那地上剑虺一声清凛剑啸,将周身寒冰震得粉碎,自下而上一口袭来,却是直奔吊起的慕云澄。想来这剑虺知道莫弈月本领高强,不敢招惹,遂想先吞掉慕云澄再作打算。“该死!”莫弈月此刻运功过度,已是自身难保,见这妖物再次袭来,只得拼死一搏。那剑虺力道何等之大,冲撞而来任谁也挡不住,莫弈月拼死运足真气与之抗衡,却被震飞出去,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云澄!”莫弈月朝着慕云澄大喊,但是已经毫无作用,剑虺已然将他吞入口中,急转直下又朝自己而来。莫弈月手捂前胸,拼力站起苦笑摇头道:“云澄,对不住了。”说罢,闭目待死。半晌,未见动静,莫弈月复睁开眼,那剑虺不知何故直挺挺立在自己面前,而后数道金光自其体内喷出,其节状锁链般的身躯更是链锁爆炸了开来,一层层金光热浪照亮了整个山洞,那剑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小,半空中更是显出慕云澄的身影,只见他闭着眼,有漫天的金光护在其周围,随后其慢慢自空中落下,倒在了莫弈月面前,面容平静,安详,竟是昏睡着!

精彩评论(546)

  • 箫锦鲤
    照无精良,亦不得谓,若是妄下之一角,看不出室之实设,而不知此女居。
    2021-12-05 57
  • 痴狂子
    柳文彦一面无奈道:“真不能具现,胡为不信?只杀吾试,观可从志海离出,
    2021-12-05 972
  • 逆天小渐
    “汝初犹曰吾愚。”
    2021-12-05 104
  • 斗星南
    “是知薇,以青丝偕往。”秦伟势威严之曰,词气颇强,明非许秦知薇拒。
    2021-12-05 734
  • 红色的风
    有力则无增长,可苏宇觉,身受力增长之。
    2021-12-05 67
  • 倒立的节制
    皆高声喝,将那两人住了。郭靖虽是其敌,众反为其噪助。
    2021-12-05 937
  • 王梓芸
    太后、帝,慎勿如此。臣不敢言不好销?。以者鲜玩意儿,众皆未见。
    2021-12-05 719
  • 大火烧林
    其视向苏宇,轻声曰:“此事,你便在我头上耳,及兵罢,吾当为汝一言!”
    2021-12-05 803
  • 谁家春早
    庄钟越直朝叶绯九十度躬,以叶绯吓了一跳。
    2021-12-05 981
  • 一梦几千秋
    温雨兰睡得沉沉,不知于天宁方顾。
    2021-12-05 468
  • 枳枫
    吾许汝在家里,以吾之人,以尔等自求钱?李萍谓叔假笑焉,
    2021-12-05 78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