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玩乐小说

第三章逝者

分类:奇幻小说 人气:46134 更新时间:2021-12-05
碧溪林。翠绿的竹子闪耀着金黄光芒,清风拂来,奏起悦耳音响。此刻正是傍晚时分,夕阳给整个山林平添了一种静怡气氛。“彭彭彭!”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打破了安逸的画面。那碧溪林紧绕从云台山分流而下的一条支流。细碎的石子路从碧溪林中的一间古朴简陋的木屋前面一直延伸到溪水边。石子路的两旁尽是些翠绿的竹子。一位白发老者正在木屋前的院子里的木桌上自弈。听到马蹄声,老者微微摇头,口中笑道:“赤血那小子做事真让人不放心啊。又得让我这糟老头收拾残局,唉!”马蹄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在最前面的领队之人对着前方的简朴木屋大声厉喝:“出来受死!”他身后之人十分有默契地下马分散开来,将屋子围了起来。稍倾,白发老者从木屋中走出,眼睛扫视来人,眉头一皱,神色却泰然自若。“不知各位军爷来此偏僻,有何贵干?”“哼!我乃宁王南门四守将之一,李然。奉王爷遗命,捉拿云霄子!”老者眉头一挑,“捉拿我?哈哈,官府抓人,自然是要有案文在手。请将它拿给老夫看看,不然,你们想抓我可要难上加难喽”说罢往前一伸手。李然看到老者的手势,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道:“案文?这地界宁王独大,要谁生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江湖大名鼎鼎的云霄子,云老。你竟然还开这样的玩笑?”“嗯?看来关于宁王的传闻是真的。那我倒也不必自责了。”老者一改先前的弱势,气势瞬间变得霸道无匹,“齐哲,是老夫派人杀的。只怪他作孽多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老者这句话暗含晶气意念,李然等人只觉的字字诛心,内心出现些许波澜,久久无法平息。“四门将之一的李然?对吧”老者站在原地,谈谈问。“是我!”李然下了战马,向前走出一步,释放出自己的气势,与老者对立起来。“呵呵,四门将?可笑至极。”不知何时老者的气势已攀至巅峰,周围空气禁不住那强大的晶气力量,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呈现了出来。“你可知云台百姓称你们为什么?四大恶狗。多么形象的名字啊。虽然今日只来了一人,可老夫今日一见,果然觉的名不虚传啊”老者放肆的大笑起来,话语中讥讽之意显而易见。“你找死!”李然脸色十分难看,怒声说。在众多手下面前,老者如此讥讽李然,李然感觉面上挂不住,怒气冲冲地说。“嗯?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说老夫的后辈。先前这样说的人,都被老夫杀了。希望你运气好点啊,不要这么快就死了。”老者闻言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眼神清冷,‘温和’地看着李然说道。“想杀老夫,也得看看你们的本事。”“哼,云老您别着急。我自知敌不过你,所以这次专程带了雪龙卫过来,专门‘招待’您。至于打的过与不过,我们手下见真章吧”李然感觉老者的目光如电,刺的自己眼睛微痛,但还是紧紧盯着老者,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和他对峙着。许久,李然慢慢趋于下风,于是低喝一声,“众人听令,杀!”一声令下,几十位雪龙卫像阵风一样袭向老者。“雪龙卫!”老者心惊,“帝国最强大的战士,修为至少都是劲气境。”在天龙帝国中,雪龙卫是一支神秘的军队,据说每一位雪龙卫至少都有劲气境的修为。他们的队长至少是真气境的强大晶者。没有什么重要的事,雪龙卫一般都是不会出现的。看来,这次死的旁系宁王,身后的势力很不一般啊!一般对帝国皇室来说,死一个旁系王爷不算什么,反正这个位子迟早都有皇室其他旁支顶替。云霄子在心里暗道。“云宵子,死吧!”李然一式重云掌向老者压迫而来,雪龙卫也不甘落后,纷纷祭出杀招。“雷霆万钧!”“火云剑舞”“暴雨梨花枪”……老者面对众多强大的劲气境的晶者攻击,不住后退。终究不济,被敌人逮到机会,挨了李然一记重云掌,身子抛飞出去百米远,狠狠砸在地上。望着云霄子狼狈的模样,李然拍了拍衣物上的尘土,轻笑着说:“云老,您看,我们现在,可有资格拿你?”老者趴在地上,讥笑道:“哼,现在确实有这个资格。”云霄子说着便从手中界器取出一物,用做支撑,慢慢站了起来。之后,又丢出丹药来疗伤,竟将李然等人无视了。“不好,这死老头要用禁招!快,赶紧解决他,否则我们不死也要重伤!”李然看老者的眼眸中杀意旺盛,可又带着诀别之意。“但,也到此为止了。”老者眼里疯狂之色尽显,瞧见雪龙卫发出的攻击,却不闪躲,而是拔出所取之物,“你们,全都要死!”随着老者一声轻喝“以魂祭剑,灭杀剑,杀!”手中宝剑翁鸣,剑光肆谑,璀璨的血光升腾而起,瞬间将雪龙卫快到身前的攻击焚毁,不受阻挡的血光继续向前漫去,几人躲闪不及,来不及发出惨叫,就被埋没。“火云剑,杀杀杀!”“雷击杀,天雷攻击!”雪龙卫都发出最强攻击,与老者碰撞,但都瞬间澧灭。“啊!这不可能。我不想死啊!”惨叫声此起彼伏,雪龙卫几乎死伤殆尽,李然成了独臂将军,正用他恶毒的目光盯着老者,充满了不甘的同时又有无尽的恐惧。“若遇云霄子,一击不成,便逃!”李然突然想到江湖中的传闻,不禁骇然。“撤!快走!”李然赶紧带着剩下的雪龙卫准备逃走。“哼,逃?逃的掉吗?”云霄子冷哼道,“杀!”“嗖嗖”几道血剑飞过,雪龙卫从马上栽倒下去。李然气海被击破,成了废人!“留你一命!回去传信”“嗖”“嗖”又几声剑光飞过,剩下的雪龙卫被一剑穿心!“滚!”老者对着李然逃跑的方向大声喝到。实际上,老者此时身上的晶气都已消耗殆尽,就算想杀李然也杀不了,于是只能尽力废掉他的修为。李然心中愤恨,却无可奈何。带来的人全死,而且自己又被废了!“哼,死老头,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李然面色阴狠,将怒气发泄到马匹身上。骏马吃痛,猛地加速,李然摔了下来,栽在了地上,甩了一个狗吃屎。…………“爷爷!您怎么了?啊?”看着云霄子一脸惨白,神色萎靡,云霞急切道。“师尊,发生什么事了?”赤血注意到云霄子视如珍宝的剑已然染血,心中便有几分猜测。记得师尊收留我,传我剑法时,曾对我说,若一日,你见为师剑已染血,便是为师寿终之时,赤血想到。果然,师尊就对赤血交代后事了,云霞始终不相信这个事实,最终禁不住打击,晕了过去。云霄子,名震一方的强者。师尊,为了保护他的第子和孙女,死了。我知道,要不是我的疏忽,师尊就不会死。要是我做的仔细点的话,齐哲就不会留下标记提示南门将。想到这一切都是由他引起,赤血心里暗恨不已。屋外的碧溪依旧在缓缓的流淌,翠绿的竹林在在微风的的吹拂下发出“索索”的响声。一切都那么美丽。木屋里却传来了少年和少女的哭声…第二日,赤血和云霞起的很早,两人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了下包裹。便走出碧溪林。临走之前,赤血手持精铁剑,沉声大喝一声:“毁!”几十道颜色暗淡的剑光从铁剑传了出来,向那木屋与竹林刺去。云霞抬眼看了碧溪林最后一眼,眼角不自觉流出几滴晶莹的泪珠,“爷爷,…。”“兹啦”木屋倒下,竹林倒下,一片荒芜出现在赤血和云霞眼前。“师哥,麻烦你将此地彻底埋葬吧”说罢,云霞不忍再看这碧溪林一眼。这碧溪林带给了她一生都忘不了的痛!过了一个时辰,赤血满头大汗的将碧溪林埋没,回到云霞身旁,“师妹,我们……该去哪?”云霞愣了愣,然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那我们先离开此地吧。我担心四门将还会回来找我们。”赤血脸色黯然,仍然沉浸在丧师的悲痛中。“嗯。”……“嗯?碧溪林呢?”一名军士看着眼前的溪流,不禁十分疑惑。“嗯?我们来晚了一步。那云霄子的徒弟和孙女已经逃走了”一个身着军甲的豪放大汉大声说,“四弟,你放心吧。待我捉到那二人,废掉他二人修为。然后交与你,让你报仇雪恨!”“蛮汉,希望你说话算话。”李然骑在战马上,一脸的愤恨。他对着那名大汉哼了一声,“首先你要能抓住他们。”大汉看着李然的神色,笑了笑,说:“难道你不相信我蛮汉么?”李然眼里鄙夷之意甚浓,“要是大哥和二哥的话,我自然是信的。你的话,你认为我应该信么?我们四人中,就属你蛮汉最没有诚信度。”蛮汉闻言,脸色尴尬。不知如何反驳李然,正在这时有军士来报,东北方有二人行迹,于是借机对李然说“这次我保证抓住他们。来人,向东北方向追击,抓到人者,重重有赏。”一行人等迅速向东北方向行进,激起尘土漫天飞扬。

精彩评论(466)

  • 妖夜
    谓之,不退亲乎?曾全曰。
    2021-12-05 555
  • 九吼
    穆延霆色变,即向停车场驰往。
    2021-12-05 537
  • 威武叔
    我一手抱如淡,一手伸去,握手道西琪之:“我到巫宫觇巫帝者。”
    2021-12-05 230
  • 我是那托
    一与之意通之吻。
    2021-12-05 242
  • 伪俾官
    幸是传来了季杰之声,“夫人!夫人!夫人何!”
    2021-12-05 93
  • 落羽灵悦
    须臾又是其口一提其要开公司大姜执不阿而拒,口吻中皆不信,
    2021-12-05 685
  • 我是码字狂
    凡妖丹中之孢子,悉已见成收。
    2021-12-05 457
  • 月下琴幽
    云娇娇顾足磨出了水泡,纤掌被伤,逾山岭至溪村一头处,至于上世习之地,
    2021-12-05 134
  • 雾樱樱
    朕深望进之眼,见内中燃之火。
    2021-12-05 361
  • 火炎焱燚十火
    其思之思之良久,忽拍了一掌,有之矣!
    2021-12-05 663
  • 锋觉
    夫目之僵之影,眉头紧之颦矣。
    2021-12-05 938

目录